巫山不是云

苏沐秋,我的命。

《伞修》忆秋

原曲:樱音

填词:巫山不是云

其他:叶修视角,三年前随性填的hhh特别烂。

〔词〕

回首想起那一天

天空湛蓝鸟高飞

望向碧蓝天空寻找着你那温柔的脸

无论何时与何地

交相辉映的笑颜

与你约定的那一切

想让它直到永远

已然铭刻心间不灭

将要踏上旅途那一天

面对着她我只有无言

回忆中,也只有简短的再见

仰天恣望你撑伞背影

时而模糊时而又清晰

再见吧,那曾经快乐的时光

孤败的征途

手握着荣光不散

这是你曾说过的

从头再来

那是一年的盛夏

背叛逃离那个家

唯有庆幸那日遇见了最了不起的你

一次一次的胜利

少年说着别猖狂

毕竟人生的路很长

什么都不到永远

情世之事谁能算尽

一场意外将一切断送

回忆已是铺尘的过往

再见了,那曾经快乐的时光

连胜的征途

创建了兴欣战队

我将用你的散人

重新封神

十年时光路漫漫

耳边犹存你言灵

是否开始就已注定我必将一影成双

两个人的约定

留我一人登顶峰

是说人生的路甚长

可是你却不到永远

情世之事无人算透

你名字被时光流沙搁置成永远

我封号在荣耀最巅峰

是谁说你不要猖狂可是少年已猖狂

谁能忘却

若要寄托这思念

但见天高任鸟飞

从而仰望向天诉说我又已加冕封神

若能再一次相见

若能再一次相望

未能告诉你的所有

随那幕落的音弦

这次一定奉告于你

我用你的散人封神

《伞修伞》秋以为期,夏为予末\(古风架空文)

* 古风架空

* 私设很多,ooc有

* 短小

(把这个坑改一下,之后随缘吧。。)


- 秋以为期,夏为予末

- 秋天是你给的归期,夏日是给我离去划上的句点。(Ps:“秋以为期”出自《诗经·氓》,原句是“将子无怒,秋以为期。”译为“希望你不要生气,我们把秋天作为婚期。”这里想表明的意思是“你给的归期”)


背景设定:

        架空王朝,国号“倾”。建立百年之久,战火不歇,边疆外患日益严重。


人物设定:

        苏沐秋——字子忧,尚书之子,才华横溢,从小患病,难以医治。

        苏沐橙——字念缘,尚书之女,天真烂漫,却讨厌甚至憎恶一切病痛,因而从良师学之,一世为医。

        叶  修——字诺之,镇国大将军之子,一身武艺从小铸就,男儿有梦终有一日策马出征,拥护万里河山。


序章①:雪中书


    白历七十七年冬,大雪覆盖了整个王都。

    庭院里那棵寒梅树开了花,天空还下着雪。远方的故人,离去时,他着一身金甲。

    屋内一人搀椅执笔,窗外飞雪淋漓。


    你把秋天定为你的归期,而已去几载?你未曾表明于哪年秋。世予我寒来暑往,秋收冬藏,今是几年冬?

    你与我相隔千里,已甚久矣。

    吾妹于他年寻良人,今二字美满!只是遥想当年你策马出征,至此已十二三载,实难欢喜长久。

      

    战火燃烧十几载不灭,将军征战十几载不归。


    知你之责,无言须矣,但愿干戈早息,将军凯旋归来。即是分手多日,别来无恙。只此一生,欲复见君颜。

    每持此念,长夜难眠。

       

    笔落何处。


    他看着窗外大雪纷飞,埋葬了过往岁月。

   



第一章:离人叹


    白历五十八年初春(十六年前),尚书府邸。


    初雨未歇,天正破晓,屋内炉火还盛。

    少年执笔落,窗外未远,北风呼过。长安不孤寂,笔落何处。


    相逢一醉是前缘,风雨散、飘然何处。(注①)


    他寻思许久,在感慨完自己这满是离别的惆怅后,放下了笔,寻了把伞便出门去。

   “公子!”听见沉重木门发出的闷响,门外冻得哆哆嗦嗦的小丫鬟连忙低头循了礼数。

   “……”苏沐秋看着她冻得发抖的身子,微微皱起眉:“你在这里多久了?”

'  “回公子,寅时奴婢便在此了。”

   “你下去吧。以后我醒着,你便进屋吧,不必在外面候着。”苏沐秋伸手揉了揉眉心,撑起伞走进烟雨朦胧里。

   “是,公子。”

   

    初起的太阳被烟雨朦胧遮盖剩一片火红。冰雪消融未过多久,天依旧如冬天般寒冷,只是有什么东西在悄然改变。

    庭院里有一株寒梅树,那是他小姨离去时亲手栽下的,那年,他才七岁,却见识到了人与人之间的生离亦或死别。

    记忆中那满是药香环绕的屋子里,她卧倒在床,手指着窗外的蔚蓝晴空,仿佛看到了那倒映在天空里的万里河山,她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一段话。


   “折花枝,恨花枝,准拟花开人共卮,开时人去时。  ”(注②)


    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他知道,她在等一个人,一年四季,花开花落,不曾停止。

    他也知道,她没等到,因为他看到了她指向天空的手,滑落的弧度。

    她也许早就料到她等的那个人不会回来,可却又执着得不肯放弃一丝念想。

    她看过了几季花开花又落,春去夏来秋又去。最终,在寒冷的冬天,选择将一切埋葬,只留下了这棵梅树和她的不甘。

   

    此去六载,已亭亭玉立矣!


    梅有傲骨,如人般对人间四季桀骜不驯,春天复苏、夏天繁茂、秋天桔萎,冬天便开了花。

    他想,也许她等的那个人,在世间的某一处,已经子孙满堂。

    又或许,像她一般,不甘离去了。


  “折下美丽的花枝,不觉又怨恨起花技,原来打算花开时我们一起赏花共饮,谁知花开后情人一去不返不见踪影。 ”


    豆大的雨滴,打落了一朵早盛的花儿。

    这雨似姗姗来迟,声音淅淅沥沥,不曾绝耳。

  

    而那未离去的风,就这样伴随着初春的第一场雨,刮了整整一天一夜。

   


————

PS:

注①:相逢一醉是前缘,风雨散、飘然何处。(出自《鹊桥仙·七夕送陈令举》译为:“今天相逢一醉是前生缘分,分别后谁知道各自向何方?”)


注②:“折花枝,恨花枝,准拟花开人共卮,开时人去时。 ”

(出自明代俞彦的《长相思·折花枝》,译为:“折下美丽的花枝,不觉又怨恨起花技,原来打算花开时我们一起赏花共饮,谁知花开后情人一去不返不见踪影。 ”)


    你说的江湖浩大,错过了的人总会再相遇。

    可当我一个人走遍千山万水,直至踏遍了八荒四海,却再没遇见过你。

不见长安雨,何以见长安。

               我恋着长安的你。

《伞X橙》春风不顾\(古风架空填词)

原曲:梦与叶樱

填词:巫山不是云


〔词〕

初雨未歇啊

那天便已十方明亮

烈酒入喉来

隔着春风渡良人

风姿飒踏啊

渡口垂挽千丝柳

那是良人啊

撑伞走过的万季冬

良人啊,快些归去吧

别再啊,恋恋不舍啊

只愿你,快些和他去往人间繁华啊

别在因我而停留啊

时光它任然漫延等待不见君归来

一滴泪,我问相思是赋予谁

此谋间,正逢扬州三月桃花盛开

忽闻啊,宫围桃花化尘泥

天已破晓啊

霜雪初融万物复苏

良人撑伞啊

走到旧时的渡口

遥望故地啊

泪眼朦胧送君魂

那时良人啊

不再撑伞笑入尘网

你听啊,风声鹤唳啊

你看啊,烽火不歇啊

为何吧,生死一念高堂不在沙场啊

你说啊,人性多荒唐

待到那狠戾将那骨血啃食无痕迹

谁在问,何须山暖问我情衷

风中语,那言是非他人咎由自取

不过是,春山外围桃花缘

又一春见那河流满载天灯又一盏

恍惚兄长停留温柔的眉眼

平静安稳的岁月只在年华里蹉跎

换来的是那春风不顾啊


――

白历七十七年三月初,苏沐秋在长安城外的渡口送别苏沐橙。

    苏沐秋提着一壶烈酒,笑着饮下。

   “以后,可不能胡来。”

   “我等你的,等你和叶修哥哥,我会在扬州来年桃花开败之前一直等你们。”

   “那若是我没去呢。”

   “我会想出最好的结局,我会带着他跟着师兄的步伐,走遍万水千山。”苏沐橙笑着回答,却又在转瞬间泪如雨下。

    “我会等你的,哥哥。”


     她撑伞站在船尾,步步回望。

     他撑伞坐在渡口将手里一壶烈酒饮下,看他挽着她的手消失在尽头。


    “傻瓜,别再因为我们而停留。”


同年,周恒王下旨六部废去尚书一职,并以欺君之罪抄斩苏家满门。

    

     这一年过去了,苏沐橙没有等来苏沐秋和叶修,只等来了一个噩梦。

     扬州桃花又盛开了,听闻宫里的桃花已经老死。


    又是一年春,她站在来时的渡口,河流上漂泊者夜晚人们放的莲灯,承载着无数愿望。

    恍惚间回到了多年前,见她童心未灭,他眉眼温柔,他不改锋芒。


    平静安稳的时光大概就是那段时间,如今就连春风也顾不上怜悯它何其短暂。


――

    ……不想说什么了,


过了那么久,我才意识过来,喜欢的太太都走散了。


《天官赐福》画风骨,应不识(双玄/填词)

看过一句同人句,不过忘记了,意思大概就是风、地、水三物再不安宁。

原曲:墜ちない空
填词:巫山不是云

〔词〕
是风师扇过万千
你卷起眷恋
何能回眸唤青玄
这场血海深 仇梦醒也不碎裂
倾酒楼台飞升去
凡尘木朽枯成花
春山如旧,一梦三尺,孤身入鬼途
白话真仙魅影成恐
铜炉山上因恨化绝
浮生笑,谁贪恋,这一纸风华
不曾笑,唤明兄,多讽刺
此生怅然若失,荒唐如一梦
谁孤棋皆输
不过那瞬人间失色
刺骨的双刃
划破寂静一刹那
风师扇骤然断
沉睡着沉溺
恰似无关梦一场
是故梦长久 终落(la)此伤难愈合
烙下的因果
难再潇洒少年郎
疏影惘然踏天谴
一念恍惚命难改
天灾人祸,二两平等,如此却不公
倾酒楼台少君倾酒
黑水沉舟谁扼命题
难道世 人皆知,这故事荒唐
唯我沉 醉在这,荒唐里
一朝梦醒时分,唤不尽明兄
狂风雨骤停
此生仇人怎应识
冷眼看清事
风雪来时又一瞬
埋葬荒芜青冢
剩一座孤坟
他挥手告别前尘
步履 凡尘可履人间芳菲月
华灯初见明灯火三千几阑珊
醉眼朦胧笑看他人故事
想来何日重逢算不得故人
改命换天去不曾负于谁
茫然飞升去是无知
可谁又曾无辜,以命格做贱
给人三百年
苦恨终化一身不甘
冷眼相看时
风雪来时那一瞬
风师扇过万千
谁残留眷恋
便能回首画风骨
城下迂回去 便求此生别再遇
从花开落相识,到天各一方
出淤泥而染
一生多少荒唐岁月
荒谬的笑话
成就话本中一曲
只身拂过天涯
余晖中期许
执笔落画风骨
生死何在乎 挥手一遍遍倾诉
幸此生相送 离人未挽孑然身
负一世枷锁
再寻往日少年郎

《方王》离魂·镇命歌\(古风架空剧情填词)

原曲:镇命歌-しずめうた

填词:巫山不是云

其他:《秋以为期》故事大纲

设定:神医方、祭司王

        方士谦——字无望,天和国落魄贵族子弟,后流落大倾,随师学医,妙手回天。为苏念缘同门师兄。

        王杰希——大倾祭司。原和姐姐只是民间遗孤,后被国师带入宫中,姐姐为保护她成了祭司,却因为折损了寿命,在他十六岁的时候便放手人间。

〔词〕

风骨残垣,草木亦折难零

朝令夕改,明告知君于兮

美人迟暮,残墙片叶萧索

若水之滨,暮雪而来月色下

魂兮归去,指引对亮天明

画地为牢,困守旧事沙漏时

千秋万代,烽火连天勾划残阳

慕而来往,不过是痴人说笑

悔不当初,征途未及

踟蹰已不已

怎奈殊途为缘,我归去犹来

怅然若失,叹望后世

日渐已还兮

却忍凡心动魄

揭仪式序幕

春山重楼,花残草衰流连

晓风抚月,谁悲城下作画

华灯初上,是谁眼汇星辰

云朝暮雨,见草木凋零落絮

妙手回天,步履阑珊

此心难束缚

惟愿草木零衰

也不见回眸

本该陌路,何曾相识

夙愿多平庸

却道凡心难容

携一人序幕

对人对世满怀期许

终落满身伤

只想梦醒碎塌

换回美人怜

一生温柔似烟飘渺

魂去兮可否

谁忍我心动魄

碎碎念随他

曾却在他夜自刎

夜未深为谁救

唯此生幸而相逢

人不动 心难收

夜风中兀自埋没

虚空中谁浅唱

温茶论谁家英雄

剑三尺 泯恩仇

若日久天长叹息

寄浮游离人心

飘摇到山水人家

怀梦泽 水也秀

愿岁月无可回首

得执手江湖游

离魂鬼怯怕温柔

余生请 多指教

————

文案

     方士谦离开天山那一天,在门栏上坐了很久,从夕阳升起,一直坐到最后一丝余晖落幕。

     他的师傅无奈叹息。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如今无可授于你,你何不去看看这天底下还有什么,你未尝所愿。〕

     他没说什么,看见他的小师妹缩在师傅后面揪着裙摆,小脸为难的鼓了起来,他笑了。

   〔小师妹,随我下山见见你哥哥如何。〕

     他看着她高高兴兴的蹦跶出来,这天底下大概是没有他想要的了,但需要他的人却有。

     十几载,终归还是要重新回到那过往铺陈的世界。

    方士谦跪在青石板上重重磕了三下,才牵过苏沐橙的手,转身下了这山门。

     想把怀拥着的过往,如数奉还给了时光。

    

    那一年,正逢大倾庆典,举国上下一片欢喜。

    夜幕降临时,长安城数千盏升起的天灯,和河中飘流直下的莲花灯,都承载着人的心愿。

    方士谦站在河边,手里一盏莲花灯,而他的小师妹正和自家兄长玩的正欢畅,接过卖灯小贩递过来的笔,却不知写何心愿,思索无果,却将一盏空灯放入了河里。

    目送莲花灯飘远,身后烟火绽破。

    这一年的祭祀开始了。

    带着面具的祭司跪在冰冷的青石祭台上,低吟着不熟悉的语言,白色的长发铺在地面显得格外凄凉。

    一束烟花在空中绽放,祭司缓缓站了起来,抽出祭台上的剑,往自己背后一挽。

    原本喧嚣不止的人群,忽然有人惊叫一声,之后再没动静。

   台上的人不以为意,踏着已经落地的白发翩然起舞。

   台下恢复了欢声笑语。

    有人击鼓长鸣。

   年年似须臾。

   挂在脸上的面具,是无边的寂寥。

   他看着他独自一人,一个转身是自刎姿势,面具落地,他眼里对应的是新一轮烟火,恰似有万千星辰。

   那是他第一次见他。

   后来,方士谦离开了长安,走遍了千山万水,为了救苏沐秋,也为了救自己。

  

   几年过去,等他回到原地,却是再难回到从前。

   又或许早就回不去了。

   长安城里故人离散。

   他的小师妹却从此一无所有。

   他要救的人再不见,剩荒草孤坟。

   将军有泪不轻言。

   世道无偿,世事难辨。

   他第二次见他,他依旧跪在那清冷石台上,低吟着当初不知名的语言。

  

   如当初拔剑起舞。

   舞榭歌台,得知归处。

   〔离魂鬼,怯怕温柔。〕

   〔温柔从不待你,予你温情相待。〕

――――

    故事:方士谦出师不肯下山,他师傅硬要赶他走。然后方士谦和苏沐橙下山了,为的是治好伞哥。

    那一年是大倾百年庆典,方士谦第一次见到王杰希,大概就是一眼万年那种感觉。

    后来方士谦离开了长安,去寻找救伞哥的办法,同时也想改变一下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看法/老方是天和国某贵族,家族被国主(暴政)无故抄斩。那年他才六岁就流落到了大倾被他师傅捡去了。

   

    许多年之后,他回到了长安却是啥都变了,他认识的那三个人离散了,一个决心四海为家,一世为医。一个留在了曾经战火喧嚣的地方。一个只剩荒草孤坟。

    他的小师妹从此一无所有。

    方士谦第二次见着王杰希,和第一次见到他一样。

    在熟悉的祭台上低吟浅唱呀熟悉的语言,最后拔剑起舞。

    舞谢歌台,却不知所措。

  

    最后被方士谦带走。

   〔离魂鬼,怯怕温柔。〕王杰希告诉他。

   他笑了笑。

   〔温柔从不待你,予你温情相待。〕

――

   啊,就是这么狗血,我都编不下去了。

   请联系前几首填词观看。

  

  

  

ps:美人是姐姐。

《全职》秋以为期/(古风架空故事提纲)

CP:主伞修,副方王、周江、双鬼、喻黄。

    原创人物X橙

状态:大工程,有生之年不知道能不能完工(其实就是个无敌脑洞)

其他:我喜欢云秀女王(划掉)云秀女王先是大将军,然后是女王,CP是我(划掉)

目前已经填了伞修,周江方王双鬼。有意可以点目录。

背景设定:

        架空王朝,国号“倾”。建立百年之久,战火不歇,边疆外患日益严重。

人物设定:

        苏沐秋——字子忧,尚书之子,才华横溢,十三岁金榜题名,却从小患病,难以医治。

        苏沐橙——字念缘,尚书之女,天真烂漫,却讨厌甚至憎恶一切病痛,因而从良师学之,一世为医。

        叶  修——字诺之,镇国大将军之子,一身武艺从小铸就,男儿有梦终有一日策马出征,拥护万里河山。

        周泽楷——字君诚,大倾二皇子,有名无实,七岁拜于苏子忧门下。

        江波涛——字淮宇,流浪书生,有恩于苏念缘。

        方士谦——字无望,天和国落魄贵族子弟,后流落大倾,随师学医,妙手回天。为苏念缘同门师兄。

        王杰希——大倾祭司。原和姐姐只是民间遗孤,后被国师带入宫中,姐姐为保护她成了祭司,却因为折损了寿命,在他十六岁的时候便放手人间。

        吴羽策——字与安,刺客,前朝遗孤。

        李  轩——字成之,刺客,边疆难民遗子。

        喻文州——护国将军府军师,随叶修领罪出征。

        黄少天——喻大军师捡的绑定剑客……???

        楚云秀——天和国女将军,后举兵讨伐天和国国主,自立为王。

○重点:故事提纲是伞修,不提纲另外五对,另外五对填词的时候才会提及。

————
    白历五十八年,长安科举放榜,掀起满城风雨。

    熙攘街上,半仙卦术算中几许。

    明月楼里,说书人说着故事里的长安。

    望月台上,三人举酒肩并肩拜于天地,他笑着将年幼的她手里的酒兀自饮下。

    繁华之外,天上纸鸢挣脱了筝线的束缚,越飞越高。地上小儿捏着线尾在哇哇哭泣。

    而宫墙里却是风雨不歇,桃花已经开败,他独自坐在冰冷石坐上,看尽书中人悲欢离合。所幸有人回头,予他一场乱世浮华梦繁华。

   

    彼时年幼,无知。

    一年四季里,春山如笑、骄阳似火、一叶知秋、寒冬不冷。

    却不想,终有一日,战火纷飞。

    白历六十四年,蛰伏于大倾北境的天和国大举挥兵南下,肆意啃食大倾边土。周恒王听信妖师海口,仅派将军府四十万人对抗天和百万精兵。

    仅此一年,镇国大将军叶浔战死沙场之上,边疆附属七座城池沦陷。

    白历六十六年,昏庸无能的君王再次听信妖师谗言,降九族之罪于护国将军府,逼迫年迈六旬的叶老将军领兵出征。

    叶浔之子叶修独揽此罪。故里城外一壶清酒作别苏家公子,予之承诺,征战还家。

    此去,十二载。

    战火未曾蔓延,也未曾停歇,它漂遥到故里的长安。

    烈酒入喉,谁忘却谁,而谁又在等谁。

    几季花开花又落,四季流转终不止。

    人来人去,余剩杯盏茶凉。

    唯有病痛折磨不曾分离,故人仍旧不归。

    

     又一年,春风吹过旧时渡口,送走了良人(苏沐橙)。却也吹散了人所有的骄傲与矜持。

     这一年,周恒王废去尚书一职,以欺君之罪抄斩苏家满门。独独将苏沐秋留在身旁,却挖去了双眼,实为男宠。

    白历七十九年,苏沐秋于朝上刺死周恒王,以血为墨更改圣旨,公布于世。废除太子,立二皇子周君诚(周泽楷)为新王。

    弑君之罪,自刎于宫前。

    此旨意,无人反对违背,新王匆匆继位。

    他亲手将他埋葬,碑上提笔恩师。

    天下着雨,滑落的是泪还是雨。

    这一年,内乱停止,边疆战乱随之停歇。

    护国将军府冤怨洗清。

    而那个曾年少轻狂,身不由己的少年兑现承诺归了家。

    却是荒芜青冢烟雨里,故人离。

三百年后,长安城。

    雨声淅淅沥沥,梨园里人影散去,他手中杯盏酒尚温。

    他于戏外低吟浅唱。

   “带我走吧。”

    戏子厌倦了终日做戏。

    江湖人厌倦了一个人的江湖。

    他们注定相遇。

  

    这一辈子,他们没有家国冤怨,有的只有彼此。

《全职》归处/(填词)/(古风架空)

原曲:琴师

填词:巫山不是云

其他:《秋以为期》故事大纲

CP:周江、方王、双鬼(想了想,喻黄下次再写)

设定:背景是“以秋辞”伞修填词文案背景,那个时代其他CP的故事。简单来说以秋辞就是个故事大纲(是我写不出来的故事),有想要了解的,可以点一下目录。

人物设定:

    周泽楷――字君诚,大倾二皇子,后为大倾君王,苏子忧(苏沐秋)之徒。

    江波涛――字淮宇,流浪书生,曾有恩于苏念缘(苏沐橙),留于苏子忧门下,后为周君诚伴读。

    方士谦――字怀望,落魄贵族子弟,随师从医,妙手回天。为苏念缘同门师兄。

    王杰希――大倾祭司,责任是无形的镣铐,紧窒的让人无法呼吸,祭天祭神为民为君,却不能为了自己。(简单来说,就是后宫冷宫里的妃子??/划掉)

   李  轩――字成之,刺客,原边疆难民遗子。

   吴羽策――字与安,刺客,前朝遗孤。

(这两位都是被非法拐卖的,人贩子已经飞黄腾达了\其实就是我)

   苏沐秋――字子忧,尚书之子,才华横溢,从小患疾,难以医治。因父上书变法,被君王认定为反叛之罪,六部户部废去尚书一职,苏家以反叛为罪处以抄斩。周恒王独独将其留于身旁,挖去双眼,实为男宠。

    [注]稍微详详请走以秋辞≧﹏≦对,就是这么狗血!!!

        

〔词〕

周:听一场孤傲的风行渐远

远方烽烟尽处未灭

是一朝高堂上敢与君绝

未曾料想玄衣加身

苏:凄凄此生归于平淡是笑话

一生奉送执迷何悟又何自惜

万般蹉跎背弃初见时那誓言

一念间卷君深处 这迷局

世人莫笑笑笑我自欺

深陷之中何以唏嘘

宛然若顾是十六年错过

那如今又何须要剜心

王:寒雨泠落厌倦了冷宫阙

曾在他夜闭语自刎

方:妙手回天风光无限是我

为你原地踟蹰是我

未雨绸缪听初春那场雨愁末

是谁仰望声色多么期许

王:叹兮流水落花谁在琴长处

而我又何故迷恋 这迷局

你说你故里远远远远在他方

何苦因我而停留

如若这只是我大梦一场

梦醒吧,断我这般念想

李:逢山鬼泣篆刻了刀光挥剑影

梧桐树下三更雨落君归期

一寸相思几寸灰也有人相言

可如今,多情且换伤别离

吴:刀锋舐血冤怨命无还

世道无常人心莫辨

一朝入邪再难回从前

唯此生,不离虽死无惜

周江:战火纷纷扰扰已停歇

独一人享万里河山

咫尺不思量江海难容

周:与君共看这浮华人世

江:随君看遍这山河无量

――――――

'文案

『周江』苏沐秋『周泽楷』

    大概就是十三岁的苏沐秋收了七岁的小周为徒弟。

    那年三月宫墙里的桃花开了,苏沐秋的目光却仿佛定格在了远方。小周问他在看什么。他回答“三月,桃花开了,想去看看。”

    周围桃花开得烂漫,小周不懂,也没问。

    到了十岁那年,苏沐秋问他想不想要王位,小周说不要。苏沐秋说会把他送出这宫围。

    周泽楷十一岁,苏沐秋把江送进了宫。

    周泽楷十二岁,大倾北境天和挥兵南下。

    周泽楷十三岁,镇魂大将军叶浔战死沙场,叶修领罪带兵出征。

    周泽楷二十五岁,苏家以反叛之罪被抄斩,剩苏沐秋一人,却被挖去双眼,人下受辱。

    

   白历七十九年,周泽楷二十八岁。

   苏沐秋亲手弑君,将他推上王位,后谢弑君之罪自刎朝堂前。

    

   他没有如约送他离开,却是将他推到这局棋的主位,到最后也只是留下了一句。

   对不起。

   那一刻,他明白了,世界为大千,这一宫之墙为小。宫墙里的桃花开的何其无奈,她的美难得多人欣赏。而宫墙外边的桃花,开的却是恣意飒沓,无拘无束。

  纵使天下太平,这宫围里也依旧满是权利的斗争。

  

  周恒王降罪于友人之仇,灭满门之仇,折辱之仇。足以消磨去他所有的骄傲与矜持。

   他将他葬在烟火繁盛处,碑上提笔恩师。

   那天,雨下的好大,他没有打伞,静静的跪在墓前。

  

  “师傅,不在了…你还会陪…我吗?”

  “会的,除非你不需要我。”

 〔之后就是周江……花式治国,花式抛下政务给朝臣,花式的去流浪的故事。〕

――

方王双鬼写不下去了,下次填他们单CP的歌再写。

――

说实话,太狗血了我写不下去了。

――

还有就是“十六年错过”其实就是“如果十六年前不曾对你许下诺言。”(帮他离开宫墙)

如果二十年前苏沐秋没有认识周泽楷,那么他落入尘埃那一天,他就可以不惜一切去报复帝王家,甚至可以坐拥城王。

可现实那是自己的徒弟。

好了,告辞!!!!!